喵一下表示存在

微博@喵一下表示存在,小仙女们来勾搭呀😋

化鹤归(一)

🍁【听《化鹤归》有感而写的,算是为它写的小故事?】

这是追寻到了谁的梦境中?

庭院深深,青墙红柱,黛瓦飞檐,穿过洒落了斑驳竹影的幽深曲折的回廊,被一缕清幽淡雅的梅香牵引着,经过一扇爬满藤蔓的白墙黛瓦拱门,一片白色的从眼前飘过,是雪吗?眼前仿佛是被时间所遗忘的角落,满园雪白如隆冬而至,细看来,原是簇簇白梅,落英缤纷。封存的记忆被凿开一丝缺口,记忆中,有个人与这漫天雪白最为相配。袅袅薄雾似有若无地缭绕着,一缕缱绻在指尖,引领着走进梅林深处。

似是从远古飘来灵逸的清风携卷着落花抚开衣角进入袖中,如佩环相触发出的悠长清悦的水流声仿佛就在咫尺之遥。跟随着穿过蜿蜒曲折的石径,忽的柳暗花明,涧水潺潺,鸟鸣嘤嘤,一间竹屋临水而建。竹门半掩,小叩几声似是无人,轻轻推门而入,屋内布局简朴雅致,唯有那被时光年轮雕琢得痕迹斑斑的木桌上凌乱不堪,近看来发现,桌上被摊开的《诗经》中,“野有蔓草”那页早已落满灰尘,用凌乱潦草的字迹写满的纸张散落一桌,唯有一张空白,只有那点点墨痕晕皱了泛黄的纸张。倏忽,记忆汹涌而来,发现这里的的景致与故事早已在梦中重复了千百遍,是了,这里有过动人的相逢,有过怅然的别离,有过美好的追忆。

青涩时的她,懵懂地说“野有蔓草,零露漙兮。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。野有蔓草,零露瀼瀼。邂逅相遇,与子偕臧。”

浓情似水的她,温柔地说“待到你我暮年,若我先离去,便会化作白鹤归来,不会你让孑然一身。”

可当年的种种美好被乱世的纷扰撕破,被战争的硝烟灼烧,被无情的命运摆弄。看着那如菡萏般亭亭而又坚决的背影,一袭飘渺白衣早已沾染血污,怎么叫喊着也无能为力。只留他一人感受着梦清醒后的寂寥,清寒地等待那缕远去的魂魄。如今硝烟已散尽,大唐依旧繁华,万花谷依旧无雪落,纯阳宫依旧漫天雪花。既为医者,当用手中之笔救济苍生,却唯独没能救下她。

为她种下的那棵枇杷树,现已亭亭如盖,春实夏熟,秋萌冬花。四季更迭,也不知过了几载春秋,孑然一身的他,相信着、等待着,那句誓言的兑现。

闭着眼仿佛依旧能够闻到发间的清香,听到温柔地呼唤,但醒来轻揉朦胧的双目,她已消失在尘世的光影中。是梦境吗?如梦境一样真,还是真的如梦境一样?

“十年一觉游园梦”。在这深深的庭院里,沉睡的继续沉睡,清醒的依旧清醒。

评论(3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