喵一下表示存在

考研ing。停产

(一)梨花淡白柳深青,柳絮飞时花满城

        春风和煦,柳条青青地垂着,如絮般的杨花满城纷飞。这柳絮飘然时就是梨花开满全城的好时节,柳絮曼舞梨花飞落好似一场纷然而至的大雪晕染了整个长安城。当湖畔某一片杨花携着一缕清风飘然而下落入游莞的手心时,一场邂逅悄然而至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阿雪一直都记得,那一天满城飞花洋洋洒洒的落至长安城的每个角落,不例外的也落在它身上。当时一阵清风徐来,夹杂着经过湖面带来的些许凉意 同时携卷着柳絮抚过正在树上假寐的它,它动了动耳朵,抖落了歇息于耳上的一团柳絮,总是有些不听话的落在它的胡须上、耳朵上,挠的它痒痒的,“杨花真真扰人清梦。”它想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春日的暖阳柔柔地照在它蓬松的绒毛上,它打了个哈欠眯了眯眼,视线随着树上某一片杨花缓缓落下。云鬓半拢,莲簪束冠,面若白玉,目似寒星,白袍纤腰,云袖轻摆,轻裾随风飘摇,眉间一点红朱砂凭添几分颜色,是一妙龄女冠。

        几缕春风吹过,片片柳絮随风摇曳,她抬手轻轻接住一片,那雪花似的柳絮飘落在她手心里,落在她发上、身上、额上,也落在它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 倏忽间,她的视线与它相撞,明明似平湖般波澜不惊的双眼忽然弯弯如一泓春水。她缓缓张开嘴吐出了一个字“喵……”。在这一瞬间阿雪不知道为什么,心一直嘭嘭嘭的跳个不停,身上的毛全部竖起,感觉头晕乎乎的,身体也轻飘飘的不知所以,没等她继续,阿雪扭头就从树上跳下逃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 游莞不免有些遗憾,她在湖边欣赏着与纯阳宫终年积雪这般迥然不同的美景,忽然看到了一只小白猫在树上,它有着雪白的长毛,毛茸茸的尾巴,琥珀般的眼睛,“看起来软乎乎的,摸起来定会很暖和”,她想。于是为了逗逗这只所谓软乎乎的小猫,游莞做了一个另她懊悔莫及的举动,学猫叫。这不仅让她面红耳赤而且还吓跑了小白猫,她发誓以后绝对不干这档子蠢事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另一边,阿雪并没有跑多远,它跳到另一棵稍远的树上盯着那位“罪魁祸首”可心还是跳个不停。“再看下去迟早要猝死”它想,于是阿雪眯上眼睛打着盹儿,但耳朵却警觉的竖起。湖边来往的人寥寥无几,只有微风抚过柳枝窸窸窣窣的响声和自己稍稍平缓下来的心跳声。突然间,它听到一个细腻温婉的声音唤着“阿莞”,它睁眼看到那“罪魁祸首”眉眼柔和地朝呼唤着她的那位温婉明媚的女子走去。

       “原来她叫‘阿莞’。”它重新闭上了眼。

评论(2)

热度(7)